池塘上的花

也许,有人该负责,
也许,负责其实也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也许,与自己无关的人都在打抱不平,

但,别忘记,理由,都是事情发生后才强加上去的形容,
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意义,理由不过是让众人安静的藉口,
穿着制服的,穿着官袍的,你们能了解吗?
钱?在这时刻,不过就一张废纸。能买得回灵魂放回肉体里吗?
所谓的意外,就是错事与错事堆叠起的悲痛。
错事与错事堆叠起的悲痛!

报纸的图片上,破玻璃喷洒了满地,
当玻璃应声碎裂的那一瞬间,
又有多少户灯火,应声碎裂?

视线与听觉范围内的,
是残铁,
是玻璃,
是火光四射,
是爆破声,
是尖锐的轮胎摩擦声,
是尖叫,
是哀嚎,
是祷告,
还有,亲人的血。

悲痛?形容得有点不贴切。
我没资格形容。

只希望所有在祈祷,在祷告,
在这次事件中受伤的,
不管是肉体上,还是心灵上,快点痊愈。
该醒来的,请醒来!

事情怎么发生,怎么结束,
往往都被报道的不真实,
当下沸沸扬扬,过一段时间之后呢?时过境迁。
谁会发现,当初的关心,只不过是廉价的同情?
我希望能做点什么,但我不知能做什么。
只能寄望这一点点的文字,让能够做些什么的,知道如何做些什么的,
赶快做些什么。







那些让错误叠上错误的死家伙,
我只能说,你自己去死一死看好不好?
然后回来的时候,再来跟大众说话。
上一次,你们说了会改善,
上上一次,你们说了会改善,
上上上一次,你们说了会改善,
改善了吗?改善了吗?
改善了吗?改善了吗?

妈的!

Comments